麻豆appiphone版下载

“游戏?没问题!”

齐紫霄满口答应了下来,接着却又觉着有些头疼了。

游戏?

这东西,紫府圣地肯定是没有的,或者说,就算整个修仙世界的‘游戏’之类的,都不合格。

为什么?

因为修仙世界的游戏,阿无肯定知道,而且是门儿清,甚至她都不知道偷偷玩过多少次了。

所以,必须得要地球的游戏。

地球的游戏多吗?多的很!这点齐紫霄也清楚。

可问题来了……

她在地球也没玩儿游戏啊!最多就玩过一个俄罗斯方块,俗称拼积木……

“阿无姐,要不,我教你玩儿拼积木吧?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清新少女自拍时分极致迷人

齐紫霄心中有些怂,但都已经答应了,岂能半途而废?

她当即道:“就是如此如此,再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……”

一通规则下来,她又道:“随着分数越来越高、时间越来越长,积木下坠的速度就会越来越快,难道越来越高……”

“阿无姐你要不要试试?”

“我试试看。”

阿无同意了。

随后镜面中的‘人脸’消失,齐紫霄总算是略微松了口气。

而后……

她便开始考虑起自己本尊接下来一段时间,应当如何安排。

修炼?

刚突破炼虚期时间不长,短时间内基本不太可能突破,哪怕是小境界,也需要一定时间的积累才行。

要嘛就是嗑药!

但嗑药这种行为,无疑是‘拔苗助长’,这还真不是什么好操作,一般来说,除非万不得已,天骄层次的弟子都不会选择去嗑药。

因此,修炼在短时间内并不紧迫。

学习法术?

神剑御雷真诀齐紫霄已经掌握了一些‘诀窍’,但真正确定是否已经练成,却还是需要在战斗中去验证的。

毕竟,如果自己磨磨蹭蹭‘吟唱’个十来分钟放出来一招,和在战斗中顺发同样的一招,差别那可大了去了。

可问题在于,圣地内缺少实战……

“如此看来,我倒是突然觉得那些个小宗门也不错了。”

“至少,有着足够多的争斗。”

齐紫霄自言自语。

她所谓的小宗门,自然是自己在地球那边的中看到的那种……

动不动就是同门血拼、甚至是自相残杀、殊死一战。

主角在家里一蹲,几乎每天都有反派找上门来求打脸、求被揍。

打了小的来老的?

不,人家打了小的,就来个高一级的对手,刚好能逼迫主角不断变强,却又不会秒了主角……

在这种情况下,多好的‘练级环境’,主角能不刷刷刷的变强?

咱好歹也是圣女,咋就没有这么好的‘练级环境’呢?

两两对比。

齐紫霄发现,自己的修炼环境,其实就是修炼修炼修炼……

最多也就是在第一序列之争、大争之世中跟同辈弟子斗一斗,还都是点到即止,不伤性命的那种。

“圣地之中……太过平和了。”

齐紫霄轻声低语。

倒不是说平和不好,平和,便代表着安逸与低损伤,好处自然是有的,而且还不少。

可相对于那种混乱、争斗不断的环境而言,平和也就意味着安逸、意味着战斗经验的不足等等。

可,她思前想后,却也未曾觉得要去改变什么。

各有好处!

圣地弟子虽然缺少生死血战的经验,但平和的环境,再加上充足的修炼资源、顶尖的功法等等,圣地弟子也不会弱了便是。

何况,也只是在圣地内平和而已,出去之后,弟子们终究也是会经历一切。

更不用说,在那些个小宗门,根本就没有他们‘平和’的条件。

小宗门内,一切都需要去争!

灵石要争、法宝丹药要争、功法更要争!

不争,就永远也别想有足够的修炼资源。

但是在圣地内……

如圣子圣女这种层次的天骄,各种修炼资源,圣地都会无条件提供,而且还不会影响到其他弟子的资源!

小宗门?

一般都没有圣女什么的,就算有,也不可能提供所有修炼资源,除非……其他弟子都不修炼了!

小宗门的资源本就不足,自然而然的,弟子们需要为了资源去争斗,这几乎是门派高层默许的……

到底哪种模式更好?

齐紫霄也说不清楚。

但这么多长辈大佬做出的决定,她估摸着,应该是比自己要考虑的更深远、了解的更全面才是。

“但,我个人而言,却是希望能经历一些斗争,如此一来,方可让自己有着真正与境界相匹配的实力。”

“可宗门内缺少战斗,换言之,想要战斗,我便需要出紫府。”

怕么?

齐紫霄自然不惧怕。

修仙者,逆天争命求长生。

堂堂紫府圣女,炼虚期修士,若是出门都不敢,那还修个什么仙?

可她现在却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。

林凡!!!

每三天互穿一次,倒不是担心出去之后林凡不会玩儿把自己给‘坑死’了,而是出门在外,多有不便。

譬如,三天一到,穿越了。

全然陌生的环境,可能身边还有人!

那自己如何把这三天的一切告诉林凡?

总不能大摇大摆的留影,那家伙再大摇大摆的看吧?那不是摆明了自己有问题,且唯恐全天下的人不知道么?

“那么,除留影之外,能否以其他方式,与那家伙交流?”

她低语:“最好是能够在不惊动身边之人的情况下,与那家伙把一切交代清楚……”

“可以!”

阿无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“阿无姐?”齐紫霄一愣。

“我并非有意偷听,而是近距离下,想不听到都不行。”阿无倒是并不尴尬,直言道:“你想解决的办法啊,我可以做到。”

“是什么办法?”

齐紫霄此刻也来不及尴尬,连开口追问。

“你将观天镜带在身边,由于观天镜的特性,自然而然会记录周围的一切。”

“你与他每次互换,我都可将这几日你们所经历之事,以影像的方式,告知双方。”

“通过‘神识’传递,旁人就算在身边,也不会察觉出异常。”

“还能这样?!”

齐紫霄呀然。

器灵……还能通过神识,传递东西?

第一次听说!

但,不管怎么说,这样的话,倒是能解决两人之间‘交流’的问题,实在可以解决在修仙世界时的交流问题。

不用再通过留影去互相了解发生了什么,而是直接通过从阿无处得知对方这三天的一举一动,所有经历。

如此一来,自己岂不是能时刻监视那家伙,到底做了些什么?!

就这么办!!!

至于自己也相当于时刻被那家伙监视?

这有什么的?

反正自己又不做什么不能看的事,被他看了也就看了,左右也不是别人,那家伙可是对我的一切都无比熟悉啊!

想到‘无比熟悉’,齐紫霄又是忍不住一阵磨牙。

……

“等等?!”

但突然,齐紫霄想到了一个问题。

“之前师尊一直不将观天镜带在身旁,莫非是因为……有什么事,不想让阿无姐知晓?!”

作为一个现在现代世界混迹了一段时日的‘女人’,齐紫霄此刻,突然感觉自己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。

“阿无姐。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我师尊当初,是否做过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?”

“你是说哪种见不得光?”

阿无姐回应。

“!!!!还真有?”

齐紫霄心中一惊,不但有,还不止一种?!

注意,是不止一种,而不是不止一件!

换言之,莫道临做过好些种见不得光的事,而且每种还都不止一件?

“都有哪些?”

“部分事,我与他说好,不可泄露。”

阿无表示自己不能出卖老友。
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齐紫霄更好奇了,但阿无不说,她能有什么办法?

然而……

阿无却自顾自道:“不过,有些事却是没问题的,但我不知道,你所谓的见不得光,到底是哪一种……”

哪一种?

齐紫霄摸着下巴,暗暗琢磨。

意思就是,咱那说话带冷却的师尊,能被说出来的,见不得光的‘秘密’,都不止一种?!

“阿无姐,我想听故事。”

“能说的,你都说吧?”

“好,反正也很是无聊,便与你聊聊。”

阿无没有拒绝,直接开口:“莫道临刚继任圣主、掌控观天镜时,对观天镜极为感兴趣……”

“说是为了熟悉观天镜的威能,所以时常催动,但,那时,他观看的对象,十中有九,都是上一任圣女。”

“然而上一任圣女苏沐雪乃是天生双魂、神识敏锐,是以能够察觉到被窥视,便时常布下各种禁制,抵御窥探。”

“……”

劲爆!!!

这才第一件‘见不得光’的事儿而已啊!

就如此劲爆?!

师尊他,当年竟然偷窥苏沐雪苏师叔?

而且还不止一次,而是不知道多少次?!

啧啧啧啧啧!

果然,还真被那家伙说对了,所以说,师尊还真就是个‘闷骚男’?

如今,齐紫霄已经能把现代世界的各种词语玩儿到‘溜得飞起’,大感‘三观尽毁’的同时,却也觉得……很有趣~!

“真没想到,他是这样的师尊!”

https://om/books/22/22274/545410692.html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om。顶点手机版阅读网址:om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