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经济appios下载

() 手机上画面是唐星的短信框,昨晚十几条的短信都在上面了,各种难听粗俗,毫不掩饰地威胁言语都被王茂荣纳入眼中。

短信是不堪入目,但刘岩到底是几个意思,纵然他身为一县的父母官,也没搞懂。

“这个人叫做唐星,之前跟我有点过节,但错不在我,我是个做生意的嘛,当然求财不求气,不过他却不是这么想,国土局不批地,就是他在暗中操控的。”刘岩坦言道。

“唐星……是国土副局唐博的儿子吗?”王茂荣听完后神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。

借着对唐星的不满,即使面对县委书记,刘岩也是戏谑笑了下:“民生大计王书记不怎么关心,却把一个副局长的儿子名字给记住了。”

王茂荣有些尴尬:“我们本县没有姓唐的,各机关单位里也就国土局唐博姓唐,所以我印象比较深刻。”

刘岩点头:“书记,您可能不了解我的草药鸡养殖,我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创业,投个几十万每年赚点钱舒服过日子就完事的,我的草药鸡独一无二,具体怎么样我就不跟你说了,一个养殖场一个月的利润最低两万,这两万是承包的村民所得的,基于这样的利润和草药鸡的独特性,未来两年内,我必在我们镇开到一百个养殖场,这笔账王书记应该会算吧。”

“两年后,老百姓最低收入增加两千万!”王茂荣算得很快,深吸了一口气,满是感叹。

“没错,我是独家产品,根本就没有竞争对手,只要宣传得好,养殖场是可以开遍我们整个镇的农村,把我们镇打造成一个草药鸡养殖基地,不出几年,愿意养殖的农户家庭收入直接突破二十万。”

听到这个数字王荣茂瞬间沉默了,表情阴晴不定,最后一咬牙:“唐博的是该处理下了,远洋集团这两年在县里大力发展房地产,过了年还跟国土局要了天海湖那边上百亩的地,这一系列的动作都跟唐博脱不了干系,以早可以说为了加快城市建设和发展旅游业避重就轻,但现在连这点小动作都要搞,完不把民生根本放在心上,这样下去是不行的。”

刘岩笑了笑,他没在体质内待过,也不知道这话里隐藏的意思到底是到了什么程度,不过那个唐副局长要遭殃是肯定的。

这时候,刘岩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,号码没有备注,但看到后面几个数字,刘岩就知道是唐星打过来的。

粉色可爱少女粉嫩人体泳池清新甜美写真

他直接开了免提,当着王茂荣的面接通了。

“姓刘的!你他娘终于敢接老子电话了,狗草的在哪!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?”唐星愤怒的声音传来,听得王茂荣直皱眉。

“我正要去找你呢,在哪?”刘岩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旁边的县委书记。

“老子在医院!医生说我身体没病,你到底搞了什么邪术,我限你半个小时来找我,不然你等着被抓吧!”

刘岩听完直接挂断了电话,直视着王茂荣道:“这个唐星,如果他爸爸不是国土局的副局长,他会这么嚣张吗?”

对于这种问题,王茂荣也不知道怎么回答,权贵子弟多少有些纨绔的劣行,但也不至于违法乱纪,可如今暴露在了眼前,影响就太不好了。

“我要去医院一趟,王书记也来吗?”

王荣茂掏出了手机一边道:“不用去了,让国土局的人过来。”

刘岩道:“我觉得还是去医院吧,看看这个唐星到底是多么嚣张,我个人也有点私心,这口恶气不出不行,另外直接杀上门,王书记会了解得更多的。”

王茂荣犹豫了下,最终点头。

“唐副局长也暂时不需要通知了,让他事先知道的话,就没这么多好戏可以看了。”见他同意,刘岩嘿嘿笑了起来。

王茂荣叹了口气,继续点头:“这件事情暂且就不外传了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出了办公室,刘岩享受着县委书记亲自开车地待遇,一路来到了县人民医院。

下了车,进入门诊,刘岩正要给唐星打电话,迎面碰上来一位拿着资料的中年医生,惊喜喊了声。

“王书记。”

“唐星是不是来院里看过病?”

“唐星?”对方愣了下。

在这位医生的带领下,查询了下就诊记录,王茂荣脸色平静,和刘岩来到了住院部。

“没有病没有病!没有病老子昨晚冷得死去活来!你会不会看病?不行就别干了!”快要来到唐星入住的病房门口,他那咆哮的声音传得整个走廊都听得到。

“这个就是唐星了。”刘岩轻描淡写说了一句,王茂荣一张脸立即拉了下来。

他暗自一乐,道:“王书记就先在门口停一会儿吧,现在可以通知唐副局长过来了。”

“好!”王荣茂点头,拿出了手机。

刘岩走进病房门口,这里挺热闹的,两位医生两位护士

,床边坐着面容扭曲的唐星,他身边还有一位徐娘半老的美妇人,应该是他的母亲。

“唐少,别来无恙啊……”刘岩笑嘻嘻打了声招呼。

“刘岩!”唐星吼了一声,眼里喷射着怒火,噌的一下冲上来。

没等他有什么动作,刘岩一把扣住他肩膀反身一扭,将他给按在了地上。

“不要!唐星,快放开我儿子,你是谁!?”那位美妇人吓得花容失色。

刘岩冷哼一声,将唐星给踢开,淡淡道:“我是来给你儿子治病的。”

唐星踉跄爬起,抓着自己肩膀,点着头,一脸阴狠地盯着刘岩:“够种,老子很久没有这么大火气过了。”

“你是什么人?”一位医生走上来询问。

“你们都散了吧,这里没你们的事了。”刘岩挥了挥手。

“都滚!这里没你们的事了!”唐星也赶人走。

这位医生估计也是受够了唐星的刁难,也没嗦,直接带人离开病房。

唐星坐回床边,嘴角泛起冷笑:“很有能耐吗,下毒了?医院都查不出我身体的毛病,你以为这样能威胁得了我吗?很不凑巧,我唐星从来都是软硬不吃,只有我吃别人的份!”

“唐星,少说两句。”穿着淡黄色连衣裙的美妇嗔怪拍了他一下,随即板起一张脸对刘岩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儿子是谁,竟敢对他下毒!?”

“我知道,国土局唐副局长的宝贝儿子嘛。”刘岩笑嘻嘻靠着墙壁。

“知道你还敢下毒!?”

刘岩摇头:“我哪里下毒

了,我看他面色不对,就知道他病了。”

听他这么说,美妇人反而愣了下,赶紧拉着唐星的手臂安慰道:“阿星,他没有下毒,我就说嘛,你的身体明明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的,下午妈妈带你到省城大医院去做个身检查,顺便散散心。”

刘岩嘿了一声道:“没用的,这病只有我能治。”

唐星一把将母亲给推开,指着刘岩道:“我不管你对我做了什么,也不管我身上得了什么病,你既然说你能治,今天要不给我治好了,你走不出这间病房。”

刘岩漫不经心道:“给你治可以,我只想知道,国土局不批地给我盖养殖场,是不是你搞的鬼?”

唐星扭了扭脖子,一脸邪笑:“事情到这个份上,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,我很明确地告诉你,只要我不满意,你一间养殖场都别想开。”

刘岩目瞪口呆:“你好嚣张啊!”

“我从来不知道嚣张是什么,只不过是随口一句话而已,像你这样的弱者才会大惊小怪。”

看他鼻孔都要顶到天花板上去,刘岩简直乐得不行。

“就因为你爸是国土局副局长吗?这是你最大的依仗吗?如果唐副局长倒台了怎么办?”

“臭小子你乱说什么!唐局长是你能指指点点的吗?”唐星母亲寒着一张脸。

唐星阴恻恻道:“就算你死了,我爸也不会倒台,而且明天他就是局长!识相点,马上给我看病!”

刘岩深深吸了口气,对于唐星这种弱智,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为什么会有这种畜生?

“王书记。”刘岩没有耐心了,唐星说的这几句话就已经足够了,他直接扭头冲外面喊了一句。

王茂荣进来了,皮鞋踩在光滑地板噔噔响,满脸阴沉和愤怒。

“王书记……”美妇人霎时间惊恐遍布面容,身子直接往后一倒坐在床上。

“王……王书记……”刚刚还口若悬河的唐星变结巴了,张着嘴一脸无措望着王荣茂。

王荣茂一脸失望望着这对母子:“作为干部家属,应该端正思想摆正位置,树立良好的家风,你们却借着官员的光环招摇过市,欺压老百姓……”

“书记,不是这样的,唐局什么都没有做。”美妇人很清楚王茂荣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,立即出言辩解。

王荣茂摇头:“唐博现在还是副局呢,你们一家人的思想太不端正了,随口一句话,就要阻扰民生大计,这是以权谋私,滥用权力的表现,这个副局我看唐博是不想当了。”

“王书记,不是这样的,我爸媚意以权谋私,我也没有拦着他盖养殖场,是局里有盖林场的规划,我爸他会跟您解释的。”唐星慌忙解释。

王荣茂怒喝道:“盖林场盖林场,是把我当傻子吗?一个村附近的小山头也要圈进林场范围内吗?你还是把我当聋子?刚才你说的话以为我没听见吗?”

母子两面如土色,彻底没有话说。

这时候,外面传来匆忙的脚步声,听到声音,唐星脸上升起了希望,立即朝着外面跑去。

“回来!”王荣茂喝了一句,唐星脚步停住,刚犹豫了下,门口就进来一位满头大汗的中年男人

Tags: